复仇

原创 网络  2018-01-17 20:00:08  阅读 173 次 评论 0 条
  

进山

  清末民初,在长白山脚下有一个村子,上百年来,这个村子的人都以结伴进山挖人参为主要经济来源。王大山就有一个挖参的小团队,他是大哥,身强力壮,经验丰富,老二叫黑子,老三叫狗子,他们仨从小玩到大,一起结伴挖参,日子过得还不错。

  天有不测风云,王大山的儿子忽然得了病,花了不少钱也治不好,而黑子的老婆上山采菌子时失足落入深谷摔死了。只有狗子家一切顺心,媳妇生了大胖儿子,加上五岁的女儿,也算儿女双全了。

  这年深秋,三人再次进山挖参。长白山纵横百里,古树遮天,行走全靠多年的经验和本能。三兄弟都是高手,互相照应,多年来都有惊无险。进山的头几天,三人只是埋头赶路,因为一般要走进林子五天后,才有可能找到参。

  可今年他们的运气不好,一直走了七天,才找到第一棵人参,且年头不多,是个三品叶。接下来的几天,他们陆续又找到两棵参,但是出山的时间也快到了。长白山留给挖参人的时间是很苛刻的,春夏两季是挖不到参的,只有到了深秋,才能找到参。然而长白山的秋天很短,只有一个月,随后就是地狱一样的寒冬,当白毛风吹起来,就是神仙也别想在旷野里活命。挖参人必须提前几天返程,避免被风雪截在路上。

  今年的收获一般,若是往年,可能也就认了,然而今年不同,王大山给儿子治病需要钱,黑子续弦找老婆也需要钱,他俩都想再挖两天。狗子没那么大的压力,但他们是一个团队,必须共同进退。更重要的是,狗子相信王大山的经验,王大山用手摸草皮,观察树叶的颜色,判断今年的冬天会略晚几天。

  三人又挖了两天,挖到了一棵参,狗子觉得差不多了,说:“大山哥,你和黑子最需要钱,这棵参我不要了,你俩平分,咱们该走了。”

  王大山抬头看看树叶,又摸摸土壤说:“应该还有时间。”

  狗子有点急了:“大山哥,每年这日子咱都往回走两天了。就算今年暖和,可再往前走,来回就是六天路,没人这么干过。”

  看着狗子着急的样子,王大山叹了口气说:“兄弟,再挖一天就撤。”话已至此,狗子也只好点头同意了。

  或许是老天爷想补偿他们,第二天他们真的挖到两棵参,其中一棵居然是五品叶!这是能卖出大价钱的。兄弟三人立刻打點行囊,高高兴兴地往回赶路。

  但他们走得太远了,当天晚上,突如其来的雪粒子穿透树叶,且越变越大,盖住了他们先前留下的记号。三人被迫一边走,一边仔细寻找树干上的记号,行进速度大大变慢,食物的消耗却越来越多。他们夜里也不敢休息,举着火把,艰难前行,他们知道,第一场雪下来,意味着白毛风就在后面紧跟着。

背叛

  第二天天亮,树梢传来了不祥的呼啸声,紧接着,狂风裹着雪粒子穿透森林,抽打着天地间的一切。三个人拼命地奔跑,途中王大山不慎掉进了一个被雪盖住的大坑里,黑子和狗子奋力把他拉了上来,好在旁边有一个破旧的棚子,那是山里猎户临时歇脚用的。三人走进棚子,勉强抵御一会儿寒风。王大山看看外面,地上已经一片雪白,连树上都包着一层冰霜。他脸色阴沉,刮了刮树上的冰霜,说:“找不到路了。”黑子抱着头,一言不发。

  当天夜里,狗子突然发起了高烧,迷迷糊糊地说:“完了,咱们是出不去了。”然后他就号啕大哭起来。

  黑子咬牙说:“放心,我就是背,也要把你背出去。”王大山哼了一声,把食物清点了一下,然后解下酒壶递给狗子:“暖暖身子吧。”狗子喝了一大口,很快就睡着了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狗子被一团雪砸在脸上,惊醒了,发现四处一片黑暗。他正要起来,忽然听见黑子的声音:“狗子是不是醒了?”王大山说:“放心,酒里我下药了,他没这么快醒。”

  狗子一惊,一动不动地继续装睡。那两人都站在暗处,手里的刀闪着寒光。狗子下意识地悄悄摸摸腰间,果然,腰里的防身匕首已经没有了。

  黑子问:“大哥,这么干真行吗?”王大山冷冷地说:“你后悔了?进山前你可比我积极。”

  黑子说:“我听大哥的!”王大山说:“就按之前说的,他老婆归你,儿子归我。这样一来,你有了老婆,我也有后了。医生说我儿子八成是不行了。”

  黑子又问:“不会有啥问题吧?”王大山说:“能有啥问题?狗子死在山里,她老婆还年轻,不改嫁怎么活?他儿子还不到一岁,啥也不知道,我养大就是我儿子!”

  黑子说:“那他女儿呢?”王大山说:“你养着吧,你反正也没孩子,他老婆给你再生个儿子,你就儿女双全了。要实在不愿意养,你就趁他媳妇不注意,带进城卖了。”

  黑子看了看狗子问:“不用杀他?”王大山摇摇头说:“不用脏了咱手,他生着病,又没有粮食,死定了。趁风雪小,快走吧。”

  两人离开窝棚,消失在风雪里。狗子半天都没动弹,泪水顺着脸颊横流。他没想到,自己相交多年的兄弟竟是这样的人!他四处搜寻,食物都没了,但他意外地发现,王大山睡觉的干草上有一棵人参,估计是王大山睡觉时从怀里滑落的,是最小的一棵,所以没被发觉。

  狗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咬着牙向外走,他对自己说,绝对不能死!他要回家,他绝不能让妻子嫁给一个畜生,更不能让儿子成为另一个畜生的儿子!还有他那乖巧的女儿,如果真的被卖给了人贩子,会落到什么下场,他不敢想。他支撑着虚弱的身体,冲进了风雪中。

  狗子不知道自己跌倒过多少次,每一次跌倒他都觉得自己再也站不起来了,但只要他一合上眼睛,就会看到妻子那俊俏的脸庞,以及一双儿女那可爱的脸蛋。复仇的怒火一次次把他烧醒,他啃一小口人参,挣扎着爬起来,继续向前走。

  风雪时大时小,脚印早就被掩盖,但树上刀刮的痕迹却能看得见。那是王大山和黑子寻找标记时干的事,狗子沿着刮过的痕迹向前走。他打定主意,即使走不出去,也要尽可能地追上,趁他们不备,能杀一个是一个,现在能保护家人的,只有自己。

  当狗子跌跌撞撞地走出森林时,意识越来越模糊,他看到前面有个木屋冒着炊烟,挣扎着走过去,只敲了一下门就颓然倒地。

  狗子在猎户家里足足昏迷了五天五夜,醒来时马上就要走,猎户骂他不要命了,并告诉他,他走出来的方向和他进山的方向有偏差,就算骑马回去也要走上十天,以他现在的身体,也没法骑马。狗子哭着把他必须马上回去的原因告诉了猎户。猎户听完,牵出自己的马说:“我送你回去!”

真相

  十天后,狗子终于赶回了村里。村里空荡荡的,一改往日的热闹,自家的房门也紧闭着。狗子心里瘆得慌,难道自己回来晚了?他拼命砸门,带着哭腔喊:“媳妇,我回来了,开门啊!”

  这时,村口一阵喧哗,一群男人疲惫不堪地走进村子,领头的正是黑子!

  狗子两眼喷火,冲上去就是一拳,黑子晃了晃,应声倒地。周围人急忙拉住他说:“狗子,你疯了?”狗子暴跳如雷:“这是个披着人皮的畜生,还有王大山,王大山呢?给我滚出来,我跟你拼了!”

  有几户人家听到声响,打开了门,只见王大山的媳妇走出来说:“狗子,你回来了!你大山哥呢?”

  这时,狗子忽然看见自己的媳妇抱着儿子拉着女儿,从王大山家走出来,他一下子瘫倒在地,爬过去抱住自己的女儿,看着媳妇问:“你们都还好啊!”

  媳妇哭着说:“黑子哥回来后,说你和大山哥还在山里,就带着全村男人回去找人,都十几天了。大山哥的孩子生着病,我过来给嫂子做个伴。你们总算回来了!”

  黑子虚弱不堪,他嘶哑着嗓子对王大山媳妇说:“嫂子,对不起,大山哥……没了。”王大山媳妇似乎早有预感,只是默默地流泪。

  狗子怒火中烧:“黑子,你装什么好人!”看着众人吃惊的目光,狗子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。

  出乎狗子意料的是,大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悲愤的神情。这时,村长走过来说:“狗子,这是大山写给你的,你看看吧。”

  那是一张草纸,字是用炭条写的,歪歪扭扭的,其中有好多字还是用画代替的,上面的大意是:狗子,你能看到信,就證明你还活着,大哥真高兴。大哥掉坑时脚受伤了,走不远了。大哥知道你也走不动了,黑子还有机会,可他若带着咱俩,也得死。咱哥仨只要有一个出去,咱三家就有依靠。可大哥希望你也能活,人处在绝境时,愤怒往往更能让人活下去。留一根人参给你续命,其余的但愿黑子能带出去。是大哥对不起你们,大哥太想多挖棵参给孩子治病了..

  狗子颤抖着手问:“这……你们俩当时……”

  黑子咳嗽着说:“狗子,是我用雪团把你打醒的。真要杀你,趁你睡觉就动手了。后来出去没走多远,大山哥的脚就不行了,他逼着我走,自己躺在雪窝子里不动了。他说你一边走一边在树上刻记号,万一狗子能跟上来呢……”黑子说不下去了,痛哭起来。

  村长接着说:“黑子到村子时只剩一口气了,让人背着他回去找你们。临走时,他把参都给你两家分了,他说他没媳妇没孩子,如果回不来,要这些也没用。”

  听到这里,狗子爬过去抱住黑子,号啕大哭起来。

  (发稿编辑:朱.虹)喜欢就请在浏览器输入无忧岛网,即可找到我们!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ydclub.com/index.php/post/14668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网络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浏览次数最多的文章(如未显示!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)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